收藏本页 | 设为主页 | 网站首页  

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主营:模温机,吹瓶机,制袋机,植保无人机

网站公告
欢迎光临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
详情咨询客服QQ:553987032
有事儿您Q我!
?
公司资讯
站内搜索
 
文化建设
尼泊尔珠峰大本营17人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发布时间:2021-11-22        浏览次数:        

  【尼泊尔珠峰大本营17人确诊新冠】据外媒报道,位于尼泊尔境内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已有至少17名登山者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大本营中的登山者和医生透露,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感染新冠病毒的症状。

  综合印度《印刷报》及英国广播公司5日报道,尼泊尔喜马拉雅救援协会官员夏尔巴表示:“我们从首都加德满都的医院收到了17名登山者感染新冠病毒的报告。我们现在要求探险队在把生病的队员送往加德满都前,先让我们了解情况,以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夏尔巴在珠峰大本营诊所的同事凯雷尔医生称,出现持续咳嗽和发烧等感染新冠病毒症状的人数每天都在增加,医务人员要确保有症状的人得到隔离。一支探险队的队长也告诉媒体,虽然登山者出现咳嗽的症状很常见,但现在有人还出现发烧、身体疼痛等其他症状。

  BBC称,最近几周,尼泊尔的新冠病例数急剧上升,感染率也是印度邻国中最高的。登山界人士担心,如果疫情在珠穆朗玛峰上严重暴发,将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在世界目光聚焦印度新冠疫情之际,毗邻印度的尼泊尔疫情急剧恶化。进入4月,尼泊尔日新增病例数呈现持续上升态势。5月2日至4日,尼泊尔每日报告的新增病例已连续三天突破7000例,连创纪录。

  根据尼泊尔卫生部门5月4日下午公布的统计数据,过去24小时尼泊尔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7660例,新增死亡病例55例,两项数据均再次刷新该国疫情暴发以来的最高纪录。

  尼泊尔(绿)及印度(紫)每百万人单日报告的新增确诊病例数走势颇为相似图源:OurWorldinDate网站(下同)

  目前,尼泊尔疫情集中在首都加德满都以及与印度接壤的蓝毗尼省。在这些地区,尼泊尔医院正处在超负荷工作状态。位于蓝毗尼省的边境城市尼泊尔根杰是本次疫情重灾区,当地医院的病床上挤满了病人,而氧气供应正在耗尽。

  尼泊尔卫生部在4月30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持续恶化的疫情已经超过该国卫生系统的应对能力,尼泊尔医院已经没有足够的床位,形势难以控制。”《纽约时报》形容,这似乎表明尼泊尔已经“举起双手认输了”。

  在一些尼泊尔医学专家看来,尼泊尔本轮疫情暴发与印度“脱不了干系”。尼泊尔流行病学和疾病控制中心主任鲍德尔(KrishnaPrasadPoudel)认为,从印度归国人员是尼新冠病例激增的部分原因。卫生部门已经在尼泊尔患者身上发现了来自英国和印度的几种变异病毒。在鲍德尔看来,开放的市场、拥挤的公共场所以及人们在聚会时忽视防疫举措,都是导致新一波疫情的因素。

  “局势已经失去控制,我们正处于无助的境地。”尼泊尔与印度接壤的班克地区医生拉詹·潘迪(RajanPandey)表示,尼泊尔正在变成一个“迷你印度”。潘迪警告说,尼泊尔现在正面临着与印度类似的“灾难性(疫情)浪潮”。在过去两周内,潘迪所在的医院已有80名工作人员感染上了新冠病毒,这进一步加剧了院方人手不足的困境。

  在这个人口不到3000万的国家,其累计新冠确诊病例数已超过34.3万例,死亡病例达到3362例。严峻形势下,尼泊尔国内已出现病床、氧气等医疗物资短缺的状况。

  “我们生活在一个相互联结的世界里,在这样的疫情大流行中,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严峻疫情下,尼泊尔总理奥利3日发表电视讲话,“我想请求我们的邻国、友好国家和国际组织帮助我们,为我们提供疫苗、检测设备、供氧设备以及重症医疗药物和用具,支持我们应对这场疫情。”奥利说,尼方有关官员正在与中国、俄罗斯等疫苗生产商联系,以便为尼泊尔紧急供应疫苗。

  到目前为止,尼泊尔仅仅为近200万人接种了新冠疫苗。路透社援引尼泊尔卫生部官员称,其中急需至少160万剂阿斯利康疫苗,以满足第二剂注射的需求。“如果他们不能及时打上第二剂疫苗,麻烦就大了。”

  报道批评称,在过去疫情趋缓的三个月里,尼政府对印度疫苗充满信心,没有好好把握时机去实施疫苗多样化采购工作,导致如今出现疫苗短缺的窘境。现在政府又表示正在通过多个外交和官方渠道,从中国、俄罗斯甚至是美国购买疫苗。

  在疫苗供应上,中国及时向尼泊尔伸出了援手。3月29日上午,中国政府援助尼泊尔政府的80万剂中国国药集团新冠疫苗运抵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4月7日,尼泊尔政府正式启动了中国疫苗接种工作。尼卫生局局长辛格(Dr.DipendraRamanSingh)表示,在尼泊尔出现第二波疫情反弹的关键时刻,中国疫苗的到来无疑是雪中送炭,尼泊尔对此深表感谢。

  “许多尼泊尔人现在想知道他们是否能接种到疫苗,”加德满都环卫工人尼帕利说,他担心自己永远不会有机会接种到疫苗,“即便在这场可怕的疫情中,我们也必须在首都收拾垃圾,这是有风险的。”

?